主頁 » » 單身,是最好的增值時期

單身,是最好的增值時期

二十幾歲開始,我漸漸被迫習慣了一個人的時光,仿佛作為一個成年個體,從這個年齡出發,就有了必須要獨自去經營和挑戰的生活,和他人再無牽扯的關聯。


於是在那些孤獨的日子裡,我一個人找工作,一個人吃閉門羹,一個人決心辭職,一個人申請簽證,一個人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落在南半球的綠草叢生裡,在那裡一個人吃飯一個人讀書一個人坐在咖啡館的角落喝熱可可。最慘的是,那一年我和男朋友分了手,生活裡至此少了一個可以分享快樂和幽怨的角色。我突然發覺身邊怎麼連個一起看電影分享爆米花的人都沒有了,坐在電影院最中間的座位,看一場刺激暴力的槍殺片, 3D眼鏡裡的子彈嗖嗖地射在我身上,我捂著胸口,被一群扭曲在一起的情侶包圍著,一個人暗暗流著淚。

那段身處異國的時期,即便把生活用打工裝滿,每天晚上回到家裡,心裡卻依舊是空空的。失去了身邊男生的長久陪伴,仿若失去了一種共同探索生活的樂趣,我聽得到生命裡有一扇窗被重重地關上,從此再也不能夠從那裡窺探到外面世界的璀璨和美好。於是每天晚上十點後,我從打工的餐館回到家,一顆心百無聊賴,趴在床上,打開電腦看兩集柯南,五分鐘刷新一次人人網和朋友圈,這幾乎成為消遣孤獨的必備程序。可是長久以來,我的精神異常空虛,生活嚴重缺乏動力,這是一種從心理上散髮出的蒼白,比體力上的疲憊更要糟糕,深夜裡盯著天花板,身體早已睡去,精神上卻清醒無比,呆呆地看窗外投進來的車燈在墻上拉出長長的光影,雙手攬住膝蓋,一邊害怕鬼怪,一邊害怕明天。我聽得到自己失望的聲音,在無邊的黑暗中蔓延,這就是你日復一日的生活嗎?

有一天在網上刷朋友圈的新鮮事,讀到一篇文章,講的是台灣文案教母李欣頻,如何用詩歌般的創意文字將誠品書店塑造成為台北市的文化地標。她為《誠品閱讀》雜誌做形象廣告,後來就成為廣告專業學生的必修課「 海明威閱讀海,發現生命是一條要花一輩子才會上鉤的魚。凡高閱讀麥田,發現藝術躲在太陽的背後乘涼。弗洛伊德閱讀夢,發現一條直達潛意識的秘密通道。羅丹閱讀人體,發現哥倫布沒有發現的美麗海岸線。加繆閱讀卡夫卡,發現真理已經被講完一半。在書與非書之間,我們歡迎各種可能的閱讀者。 」她為誠品舊書拍賣會的文案也受到粉絲的熱烈追捧, 「 過期的菠蘿罐頭,不過期的食慾;過期的底片,不過期的創作欲;過期的《PlayBoy》,不過期的性慾;過期的舊書,不過期的求知慾。 」那一年,三十七歲的李欣頻,已經去過三十七個國家,用7年出版26本書,堅持一天讀一本書,一天看一部電影。她說,「 每天看一本書,一年就能與別人有365本書的差距。閱讀是一個很棒的感受,召喚另外一個靈魂來跟你對話。這是最大的資產,沒有人可以拿得走…… 」這個把生命活成一場盛宴的女人,就成全了我日後的自我拯救。

那時精神上貧瘠不堪的自己,迅速被那種向上的生活方式所吸引。倚在床頭,披頭散髮,藉著檯燈微弱的燈光一邊吃薯片一邊喝軟飲料覺得生活無聊透了的我,不禁問自己,距離三十七歲,還有多少日子,到那個時候,我可以成為李欣頻那樣背著大大的雙肩包,用紙筆相機來施展創作欲,滿腦子都是新鮮想法的特立獨行的女人嗎?我開始意識到,如果只以每天看兩集柯南再緊盯朋友圈更新的態度來生活,我可能在三十七歲時迎來這樣的人生——熬到了柯南大結局,或許也順便看完了銀魂和海賊王,朋友圈的更新日新月異,只有我被腐蝕在歲月的沉滓裡。

這種關於未來的設想,像是一記耳光,啪得一聲落在我年輕的生命裡。從前的我,堅信男人是一扇窗,可以帶我領略外面無盡的風光,他們對世界有種無邊的探索欲,天生懂車懂歷史也懂股票,腦瓜一轉就知道哪裡有青山綠水的美景,哪裡有精緻可口的西餐,哪裡的影院有最好的音效,哪裡的酒吧有知名的樂隊駐唱……所以當這扇窗被關上,我的世界仿若失去一柱光,卻忘記我也有生命自備的鋤頭,只要拾起來親自動手,也可以砸掉隔開自己與世界的這層屏障,在單調枯燥的生活裡豎一扇寬敞明亮的落地窗。生活的層次深淺,最終是要依靠自己去決定。

就是在那一年,發覺單身的時光,並沒有想象中那般無聊,雖然失去了兩個人一起嘗試新鮮構造浪漫的快樂,可是如果能夠在生活裡為自己樹立良好上進的目標,在持續不斷的堅持下目睹生活的蒸蒸日上,也是一件踏實美好的事情。我為自己的人生列出了一張清單,從前戀愛時沒有時間看的書和電影,終於可以用一個人的日子慢慢品味欣賞;從前戀愛時享受美食不知不覺長到身上的贅肉,終於可以有足夠的空閒用跑步去消除;從前戀愛時每到月底總是捉襟見肘的財政狀況,終於可以用大把的時間去好好賺錢;從前戀愛時未曾設想過的未來,終於可以靜下心來和自己來一次認真的對話。

那一年,第一次沉下心來為自己做一次生命的改造,發覺除去愛情,生活中還有那麼多的東西值得自己細細體味。嚴歌苓筆下辛酸的移民故事,大衛芬奇鏡頭裡的懸疑片,跑步機上持續不斷的慢跑,細細琢磨菜譜認真烘焙的巧克力餅乾,都為生命提供了一種熱鬧歡騰的存在形式。單身的這一年,我讀了二百餘本書,看過九十幾部電影,跑掉一千幾百公里的距離,吃掉讓人感動的很多自製美味,發覺讀書是讓人成長最快的方式,運動提供了靜心思考的途徑,看電影是旅行的最佳替代品,研究美食是女人的另類才情……單身清單上的大多數可以被移除,而那些暫時還沒有完成的,就留給更加努力的下一年。我的精神達到前所未有的活躍程度,回望一條從一個心靈貧瘠的小丫頭過渡成一個內心寬厚的成年女子的路途,我想我終於可以理解前任,釋懷那年他對我的萬般嫌棄,一個外觀不過硬,內心層次又不太高的姑娘,是不配得到好的愛情的。

感性多於理性的女人總是喜歡用經濟學去衡量愛情,把不同質量的男人比作股票,紛紛想扔掉垃圾股,抓牢潛力股,看準績優股,可是在購買股票之前,若想穩賺無賠,是否也該保證自己是個深謀遠慮的智慧股東呢?

幾天前去朋友家做客,朋友正忙著做家務,彎著腰除塵,抬頭時撞到壞掉的微波爐,頓時眼淚止不住地掉下來,我急忙安慰,朋友卻搖搖頭,「 不是因為太痛,是因為心情太糟,我怎麼總有做不完的家務,擔憂不完的心事呢…… 」我環顧這個小小的家,只不過才經歷一年的時間,角落裡就堆滿雜物,需要清洗的衣服壘得老高,天花板上的霉點清晰可見,鍋碗瓢盆堆在水池裡還帶著上一頓的食物殘渣。我聽著朋友開始數落那個下班後就坐在電腦前打遊戲的懶男人,卻沒忘記那一年失了戀的她,抓住了那個男人順下井底的一根稻草繩,迫不及待地爬出來,是多麼地狼狽。我抿了抿嘴,不知該說些什麼,卻想起了另一個朋友。

我的另一個朋友,是出了名的有性格。每一次分手,都要有一年的閉門期,她把這稱為一種修行。這段空檔期,用來清空舊的情緒垃圾,用足夠的時間完善自我,不會把重心再放在愛情上。她會挑一件新鮮的東西去學,插花,日語,舞蹈,高溫瑜珈,又或者來一次靜心的旅行,不管是哪一樣都全身心投入,用新的知識和眼界升華自我。等到閉門期一過,她再欣然接受男人的邀請,而這下一段的戀情,大多質量要比上一次的好。她和我說過一句話,聽起來特別理智深刻「 愛情是一件等值交換的事,你不會蠢到在現實中用高價去買一瓶假的香奈兒五號,同樣地,沒有好男人甘願無條件地去愛一個廉價的女人。 」就像李欣頻說過,「 一定有好男人,只是你的視力還沒到看得見的位置。假設好男人在 5 樓,自己在 1 樓,可能只看得到地下室的男人,到山頂你就會看到其他山頭,而一直停在山腳下只會看到路邊攤跟垃圾堆。

你聽說過這樣一個實驗嗎?在一個房間放滿了不同頻率的音叉,如果振動其中一個音叉,另外一個和它振動頻率相同的音叉也會被引動,後來它被延伸為一個理論,多年來被身邊的人不斷證實,一個人的思想,情感都帶有一定的振動頻率,所以會吸引和他振動頻率最相近人,事,物。所以,我親愛的小姑娘,現在的你或許失了戀單了身還在對那段傷心的舊情耿耿於懷,請收起你的眼淚和失落,因為生活欺騙過我也告訴我,生命是一場公平的賽程,在時光軸的這一端你潛心修行,那一端就一定會有更好的人在等著你,他健康向上,幽默開朗,睿智忠誠,正等著許你一生的好光陰和不辜負。
a1
♥讓公主小編有繼續找好文章的動力~按下讚和分享吧!

訂閱電子報

我們只會發最精挑細選的內容給你
facebook訂閱:
a2
FACEBOOK紛絲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