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 做一對永遠的夫妻究竟需要多少時間?(男人看完都沉默了,女人要分享!)

做一對永遠的夫妻究竟需要多少時間?(男人看完都沉默了,女人要分享!)


洗完澡,他習慣坐在床頭抽一支煙再睡,借著一支煙的時間,他會看看熟睡的妻子。
從柔和的燈光看過去,她身材有點兒鬆馳,細小的皺紋像花瓶上的裂縫從眼部周圍散開,最近臉上似乎又增加了一些斑點。他有些心驚,妻子以前很漂亮,現在怎麼一下就變老了呢?妻子對他越來越沒吸引力了,這不能怪他,要怪隻能怪她不善保養打扮,不思進取,不想辦法留住他的心。

關了燈,他躺在床上仍然睡不著,晚上和新認識的女人坐在酒吧裡喝了一個晚上的紅酒,他並不喜歡酒吧的喧鬧,隻是面對那個女人,他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過去。她其實和妻子同歲,卻顯得年輕,充滿了風情。這樣一比,妻子越發顯得平淡無味。

他比平常更忙碌,他是這樣跟妻子解釋的,再辛苦兩年,咱們就能換上大房子,開著車去上班。妻子說,現在這樣住著就很好,你多點時間在家裡,陪陪孩子和爸媽。她說得很小聲,甚至沒提及自己也多渴望他陪伴,是怕他有壓力。心疼他為了家在外面不辭辛苦地工作,她要做的便是替他守好這個家。夫妻得一輩子呢!將來老了,再一起旅行也好,發呆晒太陽也好,有個盼頭。她把這些想法說給他聽時,他心不在焉地答應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這樣想的,他的忙碌無非是想方設法和那個女人在一起。她帶他去游樂場坐海盜船,兩個人緊緊地抱在一起尖叫,他便覺得自己也年輕了許多。女人喜歡逛商場,然后在商場的餐廳裡點清淡無味的套餐,買500元一雙的鞋子,穿露鎖骨的低領衣服,就連她翻閱時尚雜志的姿勢也顯得迷人。他想,他更應該同這樣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多有生活品位啊!

他開始找機會同妻子攤牌。得悄悄地和妻子談這事,不能驚動了父母,否則離婚的事很麻煩。他想臨睡前談這事,可是怕吵到隔壁的孩子。早晨在餐桌上自然也不方便談這事,估計頭會被父親打爆。在他們眼裡,妻子可是百裡挑一的好媳婦。

還是那個女人替他想出來的辦法,把她約到咖啡館去好了。像她那樣隻懂得下班回家做飯的人,肯定沒進過咖啡館,在心理上給她造成距離,讓她覺得自己和你的生活脫界了。他也覺得這辦法好,利用中午空檔時間,約了她。

妻子聽到要在咖啡館見面時,很歡喜。他們從來沒有一起去過這樣的地方。他故意約了市裡最好的一家咖啡館。

他剛到咖啡館,發現妻子已經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了。當她笑意盈盈地向他揮手時,他有些疑惑,在他想來,妻子初來這種地方該多麼手腳緊張啊!可是,她為什麼卻如此熟悉呢?妻子點的是水果茶,這家店自制的水果茶味道也好,說著便給他沏上一杯,輕輕挾了兩塊方糖投進去。又將鬆餅沾了蜂蜜遞給他,說這是店裡的特色餅,嘗嘗看。

他沒能說上話來,妻子怎麼會呈現出那樣陌生有味道的感覺呢?她不是隻會蒸饅頭和計較水電費的女人嗎?經理送了兩盤小茶點過來,妻子向經理介紹了他。在短暫的聊天后,他才知道,妻子和朋友來這裡玩,妻子寫了一篇漂亮的散文發表在本市的報紙上,很多人看了文章來光顧咖啡館,而今妻子寫的文章被貼在店裡的牆上,當作宣傳海報。這事他一點也不知情。妻子調皮地說,如果你肯多花點時間了解我的話,還能發現我不少優點呢!

妻子指指窗外的風景,說,不錯吧,其實我打過幾次電話給你,約你來的,你說不喜歡咖啡嘛。他不記得妻子打過這樣的電話了,不用多想,他當時肯定是找理由拒絕了。

這是他第一次坐在靠窗的位置。而同那個女人一起去咖啡館,每次他們都坐在角落裡,大白天的,點根蠟燭,弄點情調,他望了望周圍,也有這樣的男女在喁喁私語,現在看來,也不覺得有多浪漫了。他發現靠窗而坐,安靜地享受陽光和下午茶,在淡然的明亮之中,心情有一種閑適的輕鬆。

妻子坐在他對面,絮絮地聊著自己中午一般怎麼打發時間,他聽得有些入迷,那些他所不知道的事,一瞬間似乎對他有了新的意義。

他突然很想探究妻子,這些年來,她都變成什麼樣了,就像她所說的,真有許多他所不知道的優點嗎?她並不是隻長斑點,生細紋的。他以為時間給了別的女人以風情,卻隻給了自己的妻子以斑點和眼袋,卻不知,在他忽略的日子裡,妻子也長成了一棵迷人的植物,隻不過,他從來不給時間讓妻子在他面前展示。

那個女人打電話來問他結果。他有些支吾,他不能告訴她,在咖啡館的兩個小時裡,他幾乎又重新喜歡上了和自己相濡以沫五年的妻子。

女人見他不說話,轉了話題,興奮地告訴他,她在一個剛開盤的樓盤裡,看中了一套房子,大四房。他倒吸了口冷氣,大四房也太大了吧。女人在電話裡規劃著,嬰兒房,健身房,書房,太小的房子哪能住啊。女人一副馬上要他過去簽合同的架勢,他說要不你再看看小戶型的,都三十幾了,還生什麼孩子啊,夠住就好。女人不高興,那是和他一起生活的大計劃,他竟然不感興趣。於是扔下話,如果不簽,就一拍兩散。

原本約好要去吃比薩,這下可用不著那麼麻煩了。他本來就不愛吃那餡料放錯地方的大餅兒,這段時間常陪女人出入在那些餐廳裡,沙拉、果醬,海鮮,可把他的胃折騰慘了。他打電話回家,說要回去吃晚飯。他的胃,早就在想念妻子做的飯菜了,隻是他的心,還游蕩在遠處。

他到家時,妻子正在廚房裡忙碌著。她穿了碎花的棉布圍裙,長發扎成了馬尾,在水籠頭下洗著大魚頭,小碗裡裝著切細的泡辣,姜絲,蒜頭,妻子嫻熟地將魚頭煎至焦香,放進沙鍋裡,然后煸炒配料,當他看著沙鍋散發出香味時,時間快過了一個小時。

原來這道菜還挺花時間的。妻子打開沙鍋蓋,挑了一塊鮮嫩的魚肉給他嘗,果然味道非常好。她回答他,不花時間,怎麼能入味呢?剛洗過的魚頭,帶著腥味,所以先放料酒和鹽下去要腌個二十分鐘,煎魚時,火也不能太大,要慢煎,才會外焦裡嫩。等下了沙鍋煲時,也要時間,那些配料的味道才會滲進魚頭裡。這世上哪有不需要時間就能做好的事?

他哦了一聲,似乎明白了這道菜的精髓。隻是他看著妻子認真做魚頭沙鍋時,那種煙火味道,此刻卻襯得她溫柔親切。那也是她花時間修煉而來的。盡管他幾乎沒花時間在妻子身上,她卻仍舊對他一往情深,那是因為,她為他做菜,花了時間,她為他把父母孩子照料得健康幸福,花了時間,在這個小小的家裡,每一個角落,她都花了時間去打理,就連他家裡幾個難纏的親戚,她都幫他處理得當。而他回報給她的,隻是從她的疲倦裡找到了外遇的理由。

那一晚,沙鍋魚頭被他吃了個精光,父母見他的饞相,罵他,還是家裡的飯菜香吧,你小子哪修來的福氣,還天天出去瞎混。像被辣住了,他忽然喉嚨發痒,眼眶也有點濕。是的,他這輩子哪修來的福氣,沒花一點時間就修來了這麼好的妻子。

那個女人扣了他的電話后,很久都沒消息,他原本以為自己會發瘋似的去找她,結果他卻像鬆了口氣,他有些厭倦了配合她的浪漫情調,那麼有品位的女人也必定知道他的底細,說到底也隻是個過普通日子的男人。和妻子談離婚的事,也擱了下來。一時間好像也找不到理由了。

他也累了,隻想著早點回家。

他先想到的是去接妻子下班,她的單位離他的單位不遠,妻子在單位門口見到他時,笑容滿滿的,拉著他往前面走。她說前面的男裝店在打折,正想著要給他買件衣服,正好可以慢慢試。去了男裝店,妻子挑了很多件,他原本有些煩試衣服的,他想,算了,這點時間還是得給她的,這麼多年來,她買什麼他便穿什麼,這次同她一起來選衣,她看中的每一件,都試給她看,從試衣鏡裡,看到她自然而然地替他整理,退幾步看效果,然后說,你穿什麼都好看。那種親愛不言而喻,這個傻瓜,從來就沒有因為他的冷落而少愛他幾分。

選好衣服花了足足半個小時,快到家時,妻子讓他先回去,她要買些日用品回家。如果在平時,他早就不耐煩了,但他說,一起去吧。兩個人在超市挑挑選選了一會兒,妻子說,剛結婚時,超市剛開張,我們幾乎每天來逛逛。你以前最愛吃那種小核桃餅,后來再也沒賣的了,我找了好多家也沒見到。真可惜。是呀,想想剛結婚時,總是花很多時間守在一起,那時聊天的話題也多。后來,他忙了,錢也賺到了一些,卻險些把夫妻感情給忙沒了。

兩個人提著大袋的東西往家裡走,路上,遇到她認識的主婦,還打趣地說,唉呀,你老公可真體貼啊。妻子害羞地笑笑,又對他笑,他跟在她后面,也傻呼呼地笑起來,胸口還有點緊緊的,他這是到底怎麼了,看到妻子的笑容,這樣不經意間,有一種幸福彌漫過來,迅速地包圍了他。

過了不久,他不動聲色地換了手機卡,慶幸自己沒有魯莽地提起離婚的事。他錯過了很多和妻子一起度過的精彩時間。往后,他想有更多時間給妻子,那些他所不了解的,與妻子世界有關的事,他都想花時間去熟悉;那些瑣碎的生活,他需要花時間和妻子一起去完成。這樣,當他們有一天聊起往事時,這些事會成為他們深藏於記憶之中的珍寶。

他陪她去很遠的布店買棉布,因為她想要給全家人縫睡衣,本來,樓下的布店就有買的。可她說如果不這樣,他們總也沒有出去逛的時間。妻子幾時也變得這樣狡猾了,盡挑些費時的事來做。她說中山路上那家的湯圓很好吃,便興致勃勃地拉了他坐十來站的公車去吃上一碗。轉大半個城市去海邊乘涼,等著城裡燈光滅了,看山上的星星。這些事又花時間還讓人覺得有些無聊,可是,他現在已經很投入這些無聊的事。

妻子並不知道自己無意中打贏了一場婚姻保衛戰,那不要緊,他知道就好,並且讓他明白了婚姻裡的一些真諦。做夫妻的那份好感情,就是這樣用時間打磨出來的。就像妻子說過的,這世上哪有不需要時間能做好的事,夫妻不也一樣,需要花去很多時間活在彼此的世界裡,不離不棄,才會釀造一份好婚姻出來。
a1
♥讓公主小編有繼續找好文章的動力~按下讚和分享吧!

訂閱電子報

我們只會發最精挑細選的內容給你
facebook訂閱:
a2
FACEBOOK紛絲留言版